ag真人游戏app

最大限度地逼近真实

2021-03-15 05:02:00 读者 2021年7期

毕淑敏

朋友给我讲过这样一个故事。

他祖父小的时候,学业有成,正欲大展宏图,曾祖将他叫了去,拿出一个古匣,对他说:“孩子,我有一件心事,恐终生无法了却。因为我得到它们的时候,一生的日子已经过了一半,剩下的时间,不够我把它做完。做知识,就要从年轻的时候着手。”

原委是这样的。早年间,江南有一家富豪,他家有两册古时传下来的医书,集无数医家心血之大成,为杏林一绝。富豪将其视若珍宝,秘不示人。后来,富豪出门遇险,一位壮士从强盗手里救了他的性命,富豪感恩不尽,欲以斗载的金银相谢。壮士说:“财宝再多,也是有价的。我救了你,你的命无价。我想用你的医书,救天下人的性命。”富豪想了半天,说:“我可以将医书借给你三天,但是三日后的正午,你得完璧归赵。”

壮士得了书后,快马加鞭赶回家,请来乡下的诸位学子,连夜赶抄医书。荧荧灯火下,抄书人奋笔疾书,总算在规定时间之内,依样画葫芦地抄了下来。谁知,抄好的医书拿给医家一看,竟是不能用的。这些在匆忙之中由外行人抄下的医方,讹脱衍倒之处甚多,且错得离奇,漏得古怪,寻不出规律,谁敢用它们在病人身上做试验呢?

这两册抄录的医书,虽同鸡肋,但还是一代代留传了下来。书的纸张泛黄变脆了,布面断裂了,后人就又精心地誊抄一遍。因为字句文理不通,每一个抄写的人都依照自己的理解,将它们订正改动一番,改得愈加面目全非,幾成天书。

曾祖的话说到这里,目光炯炯地看着祖父。

祖父问:“您手里拿的就是这两册书吗?”

曾祖说:“正是。我希翼你能穷毕生的精力,让它们‘死而复生。你这一辈子,是无法同时改正两本书的。现在,你就从中挑一本吧。留下的那本,只有留待大家的后代子孙,来辨析正误了。”

祖父随手点了上面的那一部书。他知道从这一刻起,这一个动作,就把自己的一生,同一方未知的领域、一项事业、一种缘分,紧紧地联系在一起了。

祖父殚精竭虑,用了整整半个世纪的时间,将甲书所有的错漏之处更正一新。册页上临摹不清的药材图谱,他亲自到深山老林一一核查;无法判定成分正误的方剂,他以身试药;为了一句不知出处的引言,他查阅无数典籍……凡是书中涉及的常识,祖父都用全部心血一一验证,直至确凿无疑。祖父一生围绕着这册古医书转,从翩翩少年变成鬓发如雪的老人。到了祖父垂垂老矣的时候,他终于将那册古书中的几百处谬误全部订正。

人们欢呼雀跃,毕竟从此这本伟大的济世医书,可以造福无数百姓了。

但众人的敬仰之情只持续了极短的一段时间。远方发掘了一座古墓,里面埋藏了许多保存完好的古简,其中正有甲书的原件。人们迫不及待地将祖父校勘过的甲书和原件相比较,结果,祖父校勘过的甲书,同古简完全吻合。祖父用毕生的精力,创造了一个奇迹。

但这个奇迹,又在瞬忽之间变得毫无价值。古书已经出土,正本清源,祖父的一切努力,都化为劳而无功的泡沫。人们只记得古书,没有人再忆起祖父和他苦苦寻觅的一生。

“古墓里有乙书的原件吗?”我问。

“没有。”朋友答。

我深深地叹息说:“如果你的祖父当初挑选了乙书,结果就完全不一样了啊。”

朋友说:“我在祖父最后的时光,也问过他这个问题。祖父说,对他来讲,甲书和乙书是一样的。他用一生的时间,说明了一个道理,人只要全力以赴地钻研某个问题,就有可能最大限度地逼近它的真实。”

(若 子摘自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我喜欢辽阔的地方:四弦散谈》一书,刘 宏图)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