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真人游戏app

无约

2021-04-09 20:09:00 鹿鸣 2021年3期

1

芭蕉叶是饥渴的,它们在喝太阳的光。

那上面一些水印,极细小。大水珠分解出来小水珠,像梦一样清晰。留在他口齿之间,一个城市在那里。那些短暂的时间里,他留在那里,像火焰留下灰烬。有一天,他觉得自己从路边一棵树下迷失。

那天大雾,从外地回来,进入这个城市。走过街道、房屋,到了路口,突然就失去了方向。他不知道该怎么走,才能走到居住过多年的那所房子。站在路口,他为在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失去方向而恐慌。

“这是一个极其虚弱的人。他的肉体和灵魂都受到了严重创伤。”他旁观那个外地,一个梦想之城,在他对未来的规划里,是一个比天堂还好的地方。那里的际遇终于变成一种坍塌。一个熟悉的人形同陌路,许多姹紫嫣红山川水泊,落幕于黑夜的到来。那么好的风景,而人却被空置了。那带给他的疏离感,像是一次对自己的肢解。那些植物,空气,飘散在道路上的气息,全都被时间辜负了。他的存在,变成一场虚空。

好久之后,他回到家里。他不明白,失去方向的早晨,究竟说明了什么。他的感觉和识别能力,为什么会突然丧失。他确定是自己出了问题。他必须要再次回到那个路口。深夜,从家里出来,走入了那个地方。他以为闭着眼睛就能走到任何一个方位。他重新出现在那里,终于认清了路口的格局。眼睛把自己带回了熟悉的记忆里。

白天,他走进那条路口的一个巨大建筑里,穿过回环的走廊,到了一堵玻璃墙的后面。他站在那儿,面对街道,一只手在那里举起来。哦,那个人一瞬间那么熟悉。他嗅到了大厅里一股水果汁液喷溅出的香甜气息。一个吃着水果的孩子,口角是苹果碎屑。孩子邊吃边走,从他身边走到远处。那个熟悉的人无数次出现在梦里。

他从大厅里出来,沿着那条笔直的走道,进入房间。整个空间变得昏暗下来。墙壁的雪白色,在空间里和走过的人构成交错的影子。它们安静到毫无声息。过道里飘荡着让人说不出来的味道,那是一种奇异的香气。那让人觉得有些暧昧不明。但又是绵软的,让人对所有紧张的东西松弛下来。他走着走着,整个人就懈怠下来。

房间,初始是空洞的。给人的感觉是一场巨大的变动之后,一切都空寂下来。令人疑惑的是,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已成了未知。房间留下被清扫过的痕迹,黑红色地毯上,有一些深浅不一的水印,空气中弥散着葡萄酒的味道。他先是坐在一张椅子上,朝窗口那地方看了一会儿,目光就适应了整个房间的明亮度。那个条形花纹的窗帘,厚厚的,遮挡着色彩和光,也阻隔了外边街道上的声音。

他依稀熟悉。他觉得身体内某个地方出现了问题。那个下午,他突然倒地,虚弱感淹没了他。他已肌肉老损。而这一切是因为他不可抗拒地陷入一场内心世界的变故中。当光的影子从身体上斜着,慢慢过去很久,他苏醒过来,捂着胸口,喊着“疼”。他像一个中枪的人。在身体之外,莲花在几百米之外开放。“只有在远处才能嗅到莲花的香气。”他发现往事中某个情节片段,正在破碎之后复原。

有一会儿,他在念词。或者说他用念词的方式看到,一片无声的黑暗,一个人从那里走出来,怀着使命。“这世界到底有没有使命?”他想。但除了这个词,他不知道该怎么说。而他内心却那么严肃、庄重,它们来自于什么?摸着黑暗中一个小小的塑像,他觉得它们完全代表了某种声音。“听不到这个声音,我活不下去了。”大约,他要走很远,才能走到那条道路上。必须到达一个站台,在交错的铁轨方向上,找到去向。那路边深夜的灯,才会像一双眼睛。它看着他,一个会移动的城市,正来到这个房间,正在空中飘过。

他在想:这世界是一个需要穿过的迷宫,等待人出去的一个隧道口。他完全陷入对一个出口的梦想里。如果一个人,不论从哪个方向来,只有站在隧道口,在夜晚亮着灯的指示杆下,才能看到结伴的人影。他们要沿着铁轨的方向,走很远的路,抵达一个想去的城市。那里,模仿了他曾经有过的记忆之梦。

很多日子之后,他在房间里,回想起和地域的疏离。一些幻觉正在那里丧失。一些梦想,在辨别方向,像雾气中的水珠,被早晨的阳光蒸发。在失去出走的想法之后,那些美丽的梦,从另一个方向过来,像烟火,在燃烧之后,变成坠落的灰烬颗粒。仿佛要在,他迷失之后的,一天清晨,尘埃落定。

2

(他的影子来到我的乌有之乡,大家互为镜像。)

现在回忆,我走过的地方,像一场虚幻,也像极了那谁的一次次失踪。那一片空白,令人恐惧茫然。“我是否真实地存在过?”在毋庸置疑的答案面前,找不到任何证据。我变成了被时间“谋杀”的人。我看见,没有身体的衣服,挂在树杈上,空空荡荡。

一阵急雨过后,秋天残损的蓝花草叶子上,挂着露珠。阳光不是那么明亮,正从游离的云彩中穿行。那明亮的光线,必然很快冲破云彩的遮挡,完全把它的光辐射到大地上。我站在草边,抬头看天,看鲜绿的草。我清楚感觉到光越来越多,光完全洒到这里之后,叶片上闪亮的露珠一点点地消失。露珠是干净的,像从夜晚出来,和我相遇的另一双眼睛。它明亮而热烈地看着,并告诉我一切自然在人内心凝结的本质。它是一种最干净的美。而它却不能永远以一种姿态停留。或者风穿过来也能把它带走,而光在这个时候,却扮演了一种掠夺的方式。光,它蕴涵的时间里,草叶依附露珠的美,带着这么大的悲情。

我确信它们都会走的。这个念头,令人难过。我想要一个人跟着我,在土地上走,在大街小巷走。在无数荒凉的角落里,发现自己的黑影,像一个幽魂。我经历过太多从东到西穿过一条大街的时间。我了解属于一个人对世界的恐惧。我给自己说,世界的本质是孤独的。随便存在的一棵草、一株树,它们与自己为伍,接受外来的雨水和阳光,安静地生长。那种安静,像要等着一场渴望到来的终结,而之后,喧哗和热闹,把物象移植。我在想着,如此一场安静中的抵达,必是某一个人带来的,一场火海。

是的,幻觉是那一滴露珠,看着自己存在于某个沉迷而清静的时刻。而又知道那仅仅是短暂的一个过程。是草留不住露珠,还是露珠抛弃草。没有答案,把露珠的安静搅乱了,而光仿佛也带着一种令人绝望的使命,把露珠带走。在这仅有的时间里,答案看起来又并不重要。那些来自阳光之外的力量,是胁迫了,还是拯救了它们?在这里,它们变成了美的伤。那份天光之下的完美,要走了。那个时刻收容了一个人全部的灵魂,而当它们告别,却是灵魂从肉体撤离的现场。你怕走近,又渴望走近。最后终于扔掉那份怕,带着全部的爱,进入了那份美的核心。而之后,却是一次盛大仪式和内容的退场。

天色黑下来,我将如何退回到一间收容自己的屋子?看到障碍,多么巨大,它几乎在一瞬间,丧失了自我。此时,露珠变成了一场回忆,光辉灿烂又模糊不清。它从一面镜子里窜来窜去。黑夜和时间,在我朝向回忆中的露珠,站成了一堵墙。那面墙上,浮出凌乱的画像。我抚摸着那些线条,那些棱角,那些进入柔软而具有吸力的画面,它们变成了内心汹涌的潮水,推搡着摇晃不定的墙体。脚下也变得摇晃不定,我隐隐觉得,许多力量集合着,朝我撞击。胸口上,一阵阵发怵而疼痛。我是否还能站得住?在急促的呼吸聲里,感受到巨大的摇晃,产生了倒地的危险。——那时,我已精疲力尽,瘫坐在地上。

现在,看着过去。我在我的乌有之乡。沸腾过的水,冷凉过的水,原本都在一个容器之内。隔着透明的玻璃看着一次安静下来的水。我想着,多少次被它们烫伤。那份热烈和灼痛,像画在墙上的图案。在接下来的,某个时刻,再一次面对水,我该如何小心地,看着杯子,水在时间里冷却下来,想它变成一杯合适而温暖的茶水,在夜晚或者白天供我饮用。我想象,那杯水在我的体内安然存在,肉体获得生命,它们是属于身体的。他们说趁时间还来得及,那些水,我爱的那些水,就一起埋在身体和灵魂中。

太阳走了,那些露珠飞走了。在夜里的梦中,我看到一双手,把人推到天空。那只手只负责把你推上去,而不管你落下来。梦是我的乌有之乡。透过它,我看到,那些走在道路上,被飞翔折磨得消瘦的人。那些生活,那些制造过梦的细节,就像一个个寻找梦想的人,他们把自己推到了天空之上,而我要找到那个梯子,月亮玄坠的天梯。我回土地上,重新做回庄主,安心地在那片土地上,种植花草。或者,百年的人生,到了后期。而不管如何,第二年春日都会来临,草,重新长满脚下。

我不在意,那些看到这样的梦而又笑话它的人。这毕竟是一个秋日凉爽的夜晚。露珠在雨水过后,留在草上,秋天的早上,也并不仅依靠雨水,它们飞走后,河里的浓重的水雾,重新回到草叶上。它们被赋予了自然之命,在经历聚合、分散、回归、再分散的命运。有许多极其重要的东西,都在流浪。它们丧失了故乡而寻找着自己的方向。它们其实怀着对乌有之乡的巨大热情,行走在寻找幸福的道路上。

3

(我在寻找:你是那里一个缺席的人。)

你看得见一个房间之外全部的风景,以你虚弱的身体,心肌炎的病痛,一双大而清澈的眼睛。囚禁你的白色房间转换了好几个,它们无一例外地成为你在时间里的另一种存在。

我可能在这个城市的某个地方见过你。每天经过的西街上,白天、傍晚,或者夜里,你都会出现。你时常让我惊醒。你消灭了时间。躺在一张床上,一年多了,病情反复。最近一次咳吐,一口鲜亮的血喷出,把人吓住。没人知道你的病因。我常在就职的一家医院走廊上,走来走去。每一扇打开和关着门的病房,好像都有你的影子。你说的话,常常在冥思的地方,微弱而清晰地出现:

我从小就不吃肉。每一种肉食,在吃它们,我会看到本源。一块鸡肉,是一只鸡,一片猪肉,是一头猪,一片羊肉,是一只羊。我吃不下去。我会看到它们悲怜的眼睛看着我。

弱肉强食,一个巨大的循环食物链,人是最高端的那个。我无力反对别人吃肉。我因不吃肉,成为一个近乎植物的身体。你看我像一根瘦弱的草,躺在病床上。一直以来,我的身体维护了它很好的平衡。我吃所有的谷物,身体所需的微量元素都能满足活着的需要。我因心疼而心痛。它是生理的,还是心理的?我想是双重的。别人可能只是心理的,我更为直接,作用于生理。

我不是故意想一个人。故意是一种能力。我没有这样的能力。那些东西掌控了我。我到今天,不觉得我对,也不觉得我错。我对自己没有办法。他的出现,让我没有了“我”的概念。我是后来才知道那是爱一个人。几年之后,我到处找他。我看到他留在这个城市的痕迹,他的照片,写在某些媒体上的文字。我一看到他,就说“是这个人”。他嘴角的笑,无人可知的孤独,一下子,全部在我的面前呈现出来。我好奇这个人,他怎么会那么痛。那天,那条大街上,迎面走过来一个人,他不认识我,而就那一眼,我就觉得大家认识好多年了。

我奇怪,他看都没看我一眼,但在我却觉得他会发现我。当我停住,无法走动时,他旁若无人地走过去,我才知道,他并不认得我。我挪不动脚步,忘记了自己在哪里。人流和汽车喇叭的声音,在那一刻全部消失。有一个影子朝我撞过来,我摔倒的一瞬间,一个男人的手抓住了我的胳膊。我以为是他,一瞬间看到他的面孔,却又惊醒得无比羞愧。

“你没事吧,对不起。”这个男人的声音温和。我连话也说不出来。这个男人扶我到路边站住,我重新听到街道上的声音。那些嘈杂的声音重又在我耳朵里响起来。

在我这里,爱是比爱人大的东西。它就是它自己。既不大于,也不小于。在我以前的成长日子里,那么多年,没有那个人,少年时我就没遇见过他。他是不在的,所以他不是。

病了之后,害怕想一个人。可我已丧失控制能力。我像一根草,长出来就是这样子。这样思念一个人,身体陷入了病痛。我对不起生养我的父母。妈个小,不足1.6米,头发灰白。她坐在我面前,努力打起精神,紧张地看着我。我愧疚极了。他们在我身边,我还是不能制止想念。我非常不安。我觉得不能思念。我害怕自己,讨厌自己。那一会儿,我能把自己怕死,手脚冰凉,不能动。妈一离开,我又拼命地想。觉得这样想,真好。

为什么想一个人,想他做什么,我要怎样。我不知道,不能理解,不能掌控。它以从来没有面目的出现——我不可遏制地想找到这个人,没有力量质疑自己的行为。我一次次跑到那张照片前看这个人的样子,不断地跑开,又不断地回来。到处找他留下的蛛丝马迹。

到底是什么让我这样?那是一个巨大的东西。一开始我就不能承认这个东西的存在。但是它足够完整,足够强大。对于我而言,已没有可分担的地方。它们全部占有了我。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从来没有具体地面对一个男人,没有过任何细节经验。

我看过太多人世故事,爱情有无数样式,从书里看到过,听说过,以为懂了这一切,觉得千真万确地懂,所以,我从来没觉得自己需要爱情。现在,我发现,以前的我不过像风一样从上面漂过去,没有任何自身的联想。

一个人拒绝和这个世界发生冲撞并伤害,他(她)就只有放弃任何有目的的行为。每个人,都和时间一起成长,而我却没有和时间一起成长。这是很罕见的。一个聪明的大脑,安在一个虚弱的身体上。现在,它们是一种什么结果?大概就像我这样吧。上帝开始惩罚我了吧。如果我死了,这些问题都解决了。

好多人当我是转世的人,以为能给很多人保佑,真是可笑的一件事情。很久以来,我在大脑里屏蔽掉很多东西,我对除他之外的人,失去了表达的欲望,只有看着天空的蓝,无限旷野的绿,我才觉得自己飞翔起来,那时我的身体被轻掉了,——知道存在,而感觉不到存在。我不是佛,我现在执迷于一个人,执迷于一种东西,就不是佛,佛讲究放下。

我不是写字的人,文字落后于人的思维速度。人处于思维状态时,是不能写下来的。那样跟不上大脑的思维速度,影响了思考。所以,你记录吧。

——现在,我知道她大脑反应是超速的。她还认为,写字是一种有目的的行为,而她拒绝一切有目的的行为,是为了让自己安全。无目的行为,对这个世界没有伤害,也没有冲撞。而我觉得,她的考量和行为,已成为一种无比悖论的存在,和这个世界的本质一样。或者她缺席的爱人,和她一起,成为陷入这时间深处的一面镜子。我在一旁看到这些,像某一日走过西街,看到一个大人抱着孩子,孩子眼里留出两行泪水,而那孩子为什么哭呢?

4

(现在,我在写这个无约之书。)

一辆车开走了,许多辆车开走了,那天的黄昏就来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回去,但我在不知道中,沿着一条道路回来了。我又一次失去了和一些事物,在内心的约定。如果我期待约定如期到来,而约定常常也会背道而弛。在诸多窗户的关闭和打开中,我看到一朵花枯萎,另一朵花开放,它们共同拥有一个山坡。其实,这些都是无约的。

有人说每一次完成都是失败,人在失败中长大。我看见了光,它不再是驯服的,也不是一半投降,另一半藏在一个巨大冰山背后而不能动弹。对于我而言,它是一个完整的球体。一个从散步领地上,上升起来的太阳。我在一边看着,光和热力。不像过去那样,总有一种顽疾控制着,我热爱的事物,一边是沉陷的温柔,一边是告别的悲伤。现在,它们像山间长满荆棘的野草,在那天空下,新鲜而散布着湿漉漉的水汽。

我的约定,在那片蒸腾的云之上,下面长满新鲜的夏日之草。它们追赶着一些朝向前方的事物。我告诉自己:“这个夏天,哪怕多么卑微,只要能以一种明亮而深邃的安静,呆在身体里,世界就会变得美好,我就会发现更多和过去不同的东西。它们生长在我的文字里,也一并生长在我的身体里。”

在那條小街走着的下午,想到后来某天晚上,我来写无约之书。我不知道谁将看见,或者最应该看到的人看不到。一想到这,就觉得人生的许多徒劳。人走在去天堂的路上,抓着当下的瞬间,对于身后的一切成为陷阱和枷锁,深觉无力。几年前,从现实与心理夹缝中,爬出的过程,就像刀刀见血的割裂。我知道很多人畏惧丧失生命的一线光亮,不敢前行。

在诉说之前,那段黑暗和混沌,从心里走出的语言已沉寂,像一个肉身变成焚化的尘埃,散落在大地上。这些碎片和千百年来腐化的物体一起,变成共同的尘土。从众多离去的事物里,某件神秘的影像被目光窥视,原来它是一个人。那些有着因果关系,原本一体的碎片,忽然之间被某种神秘力量集合起来,重新有了一次清晰还原。我感动于它们的重现。

我还是离开了。作为一棵水稻,在故乡的秧田里,也作为被移植的树,跟着车奔跑。远方的人,把他(她)的语言交给我,说,温暖的风如何吹拂大地,泥土下的种子如何醒来。在一片混沌的生活里,遇见是多么具有生机。而那些废墟上,世事远离,在灾难和疼痛面前,失去表达,或者任何表达,都不足以成全大家。

一座人来人去的小桥附近,时间空置了的一间屋子,忘了外边的世界。一个人的躯体被一个长久不变的空间收留,似乎成为了我一直以来的梦想。只是,那间不足十平方米,白天黑夜亮着灯的小小空间,在某个时候,因为某件事某个人,流水一般遭遇到突然被截停的时刻,最后被埋进了废墟。

一步步地走,低头、抬头,从东到西,走过去。背后的空间越来越大,道路越来越长。天光略微灰暗,缓慢流逝的时间甬道里,某些事件闪电一样划过大脑。模糊和清晰之中,一些面容悲伤和欢乐交替呈现。那些恒定的东西,被我的“永恒的微言”描述过,从沉渣中泛起。我热烈地爱过它们,在类似起伏的水的波光中,我和它们一起浮沉。

幻想站在那儿,永不离开,像小时候父母的关爱,永不离开家。事实上,那只存活于瞬间,或者说很短的一个片段内。体察到每一个生命的必然离去,父母的容颜,见证了生的蜕变,死亡的念头会蹦出来,落在父母身上,突然惊吓得失魂落魄。到后来,变成一个人守在内心里的疼,一种警醒在内心的梦。

那个长大的孩子,眼里充满惊恐和害怕。那时,她的渴望睡醒了。她想要一束花,一个人的声音,还有一个人的眼神,一只手抚摸她的额头。为什么要这些东西,而又那么重要。事实上,她没有得到这些。她被时间悬置在一种虚无里,而想的结果却是痛楚的。于是,一转身,就那样出现了故障,直至她以失踪的方式,告别了际遇。

现实是一个张着嘴的兽口,伸向事物的牙齿都是雪白而尖利的……形体隐藏在每一次朝向世界伸出手的姿势,就像她从一个画面里走出来,说:“每次梦见你穿深蓝色衣服,你就会走的。你为什么总穿蓝色衣服呢。”在那个黑夜里,她无辜、懦弱,影子也那么小,躲在春天阳光照不到的黑暗墙角里,一个影影绰绰的小人儿。树要成长,人也要成长。无法成长的树和无法成长的人,是多么悲哀的一种存在呢。

下雨了,那些弱小的草,不畏惧摇晃和雨点的击打,获得长高的能力。它们告诉我:黑夜就在那里,各种意外近乎无可掌控。那些失去轨道的东西,跌落、粉碎,毁灭、消失,或者经历重创仍能承受而复活。在那条道路上,一些被强行改变的东西,逐渐把过去变成,一点一滴消失了疼痛的伤痕。你看到,一切都没有约定。

婆娑的风景写在去天堂的一段道路上;令人刻骨铭心的文字,来自于那些物语;你是抒写者,也是阅读者。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