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真人游戏app

安卓版下载

宁波周氏的政商往事

2021-10-12 22:03张倩
财经 2021年21期

2021年清明节,周江勇最后一次出现在象岩村。他开车载着妻子和女儿从杭州返乡,一家三口停留了两个小时。

据多位象岩村村民先容,周江勇每年只有清明的时候才会回村,通常在山脚下与姐姐、弟弟会合,然后三人一起上山祭拜父母。

“他特别低调,一点架子也没有,每次回来都会主动喊年长的人哥、叔,也会特别和善地与村民打招呼。”一位村民表示。

“大家不是亲戚,也没找他办过事,他真的是个好人。”这是另一位村民眼中的周江勇。

“好人”周江勇于2021年8月引发了一场舆论风暴。

8月21日,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消息,浙江省委常委、杭州市委书记周江勇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当晚,浙江省委书记袁家军主持省委常委会会议,强调浙江省委坚决拥护中央的决定。

周江勇落马的消息发布后,一石激起千层浪,围绕着周江勇及其家族的种种猜测纷至沓来,有些看似合理,却又无从查证。

周江勇落马的消息也瞬间传遍了离杭州不到200公里的象岩村,村民对他更多的是感到惋惜。

但是村民们完全无法想象,这位显赫同乡为何沦落于斯,而大山之外的世界,亦远远超出他们能够理解的范畴。

近期,《财经》记者分别前往宁波、杭州、上海,多方探访之下,也仅能拨开部分流言,窥见周江勇及其家族亦政亦商的雪泥鸿爪。想要探知宁波周氏的更多故事,或许只能等待权威部门的详细披露。

山村里走出的副部级

象岩村位于浙江省宁波市海曙区,距宁波市区30余公里,全村只有180户人家,400余名村民,大多姓周。小村面对荷梁公路和樟溪河,背靠四明山余脉,在村子的入口处,曾经有一处高高的山岩,村里老人说,该山岩因形似大象,所以叫天象岩,村名由此而来。

这里就是周江勇出生、成长的地方。

在当地人看来,象岩村所在区域是宁波最贫穷的地方,自然环境不好,交通不便,留在这里的人没什么发展前途。有机会去城市打工之前,在山沟里刨食是村民们唯一的选择。

周江勇的父辈便是如此。

多位村民先容,周江勇父母都是地道的农民,为人勤奋并且吃苦耐劳,周父在农活闲暇之余会帮人修理拖拉机补贴家用,周母虽是普通农妇但非常聪明能干。在村民眼里,周家三个孩子都继承了母亲的聪明头脑,因此得以走出大山。

在村民们的认知里,周家三姐弟迄今仍是象岩村最有出息的人。除去曾主政一方的周江勇,姐姐周亚素为上海一所大学的教授、博士生导师,弟弟周健勇则为上海理工大学副教授、硕士生导师,同时经营着多家企业。

与姐姐弟弟读大学、硕士甚至博士然后留校任教的经历不同,周江勇选择了另外一条人生道路。

公开履历显示, 1982年9月,15岁的周江勇入读余姚师范学校,这是一所中等师范学校,现已并入宁波大学。虽然在学历认证体系中,这所学校只是中专,但在上世纪80年代初期,有实力考上中专的农家子弟并不多见,能够入读的都是非常优秀的学生。

考上余姚师范学校,对周江勇来说,意味着他的一只脚已经离开了农村,迈入城市。

据周江勇在余姚师范学校的一位学长先容,周江勇初中毕业时参加了两次升学考试,一次是考中专,一次是考鄞县中学——当时是浙江省首批18所重点中学之一。两次周江勇都考上了,但因为中专学校下发录取通知书的时间较晚,周江勇在鄞县中学入读一周后,才收到余姚师范学校的录取通知书,随后他退学去了师范学校报到。这位学长比周江勇高一级。

(左图)象岩村村口的雕塑由周文勇的永仕机电企业赞助。(中图)周江勇家老宅。(右图)周江勇父母墓碑上的子女姓名落款。摄影/《财经》记者 张倩

不同于鄞县中学,入读余姚师范学校不仅不用付学费,学生还能获得每月18.5元的奖学金,这吸引了当地不少贫困却优秀的农村孩子。即使有些人不甘心放弃读大学,却也只能屈从于现实。“这是很多人心里永远的痛。”周江勇的学长说。

在同一年,周江勇的姐姐被东华大学建筑环境与能源应用工程专业录取。对于周江勇的选择,没人能说清当年他是为了减轻家庭经济负担,不得已作出的决定,还是个人另有打算。

据周江勇的學长先容,在余姚师范学校就读的第二年,周江勇便担任了所在班级的团支书,1985年毕业后被分配到鄞县(现鄞州)姜山中学任教,并担任了校团委书记一职。

这位学长称,在当年师范学校的200余名毕业生中,只有包括周江勇在内的两名学生被分配到了中学,其余毕业生均被分配到了小学。

在周江勇的这位学长看来,周得到较好的就业机会,可能与余姚师范学校校方的推荐有关,另外,当时的鄞县教育局副局长同样是象岩村人。

在周江勇到姜山中学任教的第二年,姜山中学校长升任鄞县副县长,主管文教。在姜山中学任教三年后,周江勇任鄞县团委常委,并逐步升任副书记、书记,自此彻底脱离教师序列,开启了他的从政之路。

最终,在离开象岩村36年后,周江勇任浙江省委常委、杭州市委书记,登上了他的仕途顶峰。

周江勇的家人和朋友

据接近杭州官场的人士表示,周江勇工作能力很强,但为人颇为谨慎。

周建方已经多年没有见过这位侄子了。周江勇的父亲已经去世近20年,他的母亲也已经去世十几年。父母过世后,象岩村里与周江勇血缘上最为亲近的便是叔叔周建方。据周建方回忆,这么多年来,他和周江勇唯一一次联系发生在十几年前,周江勇给他打了一个电话。之后即使周家老宅与周建方家只相隔几米,每年周江勇清明节回乡祭拜父母时,从没有顺路去看望过这位叔叔。

与周江勇的姐姐周亚素、弟弟周健勇一样,周建方的女儿也在上海工作,但堂兄妹之间从来没有过联系。

有分析人士称,这是周江勇“顾惜羽毛”,行事谨慎的一种表现。

但周氏核心家族内部,却是另一番景象。

1997年5月,周江勇升任当时的鄞县鄞江镇党委书记,2001年任鄞县副县长,此后还分别担任过宁波市象山县县长、县委书记,宁波杭州湾新区开发建设管理委员会主任,舟山市市长、市委书记,温州市委书记。

在其20多年的地方主政生涯中,结合不同的区域特色、优势,周江勇曾长期致力于建设港口交通、发展外贸、招商引资、建设自由贸易港区,直至2018年升任浙江省委常委、杭州市委書记,成为副部级高官。

与周江勇的仕途升迁步伐一致,周氏核心家族成员同步开启了他们的商业进阶之路。

在周江勇担任象山县委书记、宁波市委常委、宁波杭州湾新区开发建设管理委员会党工委书记、舟山市委书记期间,其姐夫华征宇与其弟妹何淑华(周健勇妻子)于2008年共同出资成立宁波市鄞州润孚贸易有限企业,该企业地址为鄞州区石碶街道车何村。

工商资料显示,这家企业的诸多信息均选择不披露,仅在2016年的年度报告的社保信息一栏显示,需缴纳社保的人数为零。2018年12月,也就是周江勇调任杭州市委书记的半年后,这家企业进行了清算,清算组负责人为华征宇,随后企业被注销。

几乎是在同一时期,周江勇的妻子梁雪琴也调整了人生轨道。

据知情人士透露,梁雪琴比周江勇大两岁,同样是教师出身,但在周江勇步入仕途后,她便离开了教师岗位,先后担任过宁波市鄞州区残联副理事长和鄞州农商银行党委副书记、监事长,并于2020年3月经宁波银保监局批准,成为鄞州农商银行董事。

同样在2008年,周江勇胞弟周健勇出资1440万元,与同乡周文勇共同成立宁波永润工贸科技有限企业(下称“永润工贸”),他的持股比例为40%,周文勇持股51%。

公开信息显示,这是一家专业生产润滑基础油和低凝脂白油的石油化工类企业。象岩村村民表示,和周江勇、周健勇不同,周文勇并不是靠读书走出去的。相较于周氏兄弟,周文勇更擅长做生意,并曾在2016年当选象岩村所属的章水镇商会会长。

象岩村多名村民表示,周文勇也是象岩村人,与周江勇兄弟的年纪相仿,小时候曾和他们一起读小学、中学,但并无血缘关系。“他们能凑到一块儿做生意,估计是因为同乡的关系。”一位村民表示。

除去永润工贸,周文勇名下还有多家能源和投资企业,其中宁波永仕电机有限企业就位于象岩村村口,目前仍在正常生产。

关于周文勇最近的一条消息出现在周江勇落马一个月前。

2021年7月15日,宁波市海曙区人大常委会官方网站发布公告,海曙区人大常委会听取和审议了对区人大代表周文勇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的报告,这份报告由宁波市公安局海曙分局出具。公告称,鉴于周文勇涉嫌走私废物罪,依照相关法律,许可对周文勇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有知情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周文勇其实涉嫌的是走私原油。

对于老板周文勇的具体情况,多位在永仕电机工作的村民称并不清楚,并表示没有收到任何关于工厂将要停工的消息。

周文勇位于象岩村的永仕电机企业。摄影/《财经》记者 张倩

周氏家族与阿里的纠葛

周江勇的胞弟周健勇现任上海理工大学管理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

公开信息显示,周健勇分别在上海机械学院和上海理工大学完成本科、硕士研究生学业,就读专业分别为系统工程、管理科学与工程。上海理工大学由原上海机械学院等多所学校合并组建。

上海理工大学管理学院网站显示,周健勇主讲课程为人工智能、大数据分析方法与应用(硕士生、博士生);数据结构、人工智能基础、计算机网络、管理信息系统(本科生)。

周健勇的科研成果学科跨度颇大,早期集中于石化领域,包括2007年上海科委“石油精炼尿素脱蜡技术”、2015年宁波永润石化科技优化方案等。后期则有2018年基于大数据的新媒体模式研究、地铁移动支付AFC改造方案分析研究等。2004年,周健勇作为第二编辑,与他人合作出版了一本专著——《殡葬信息管理》。

除去高校教师的身份,周健勇还是一个商人。

天眼查信息显示,除了是永润工贸的股东,周健勇还在2014年出资1800万元成立上海际润能源科技有限企业。

但不久之后,与他的科研方向从石化转向地铁移动支付一样,周健勇在同一时间周期内开始在一家名为优城联合(宁波)信息技术发展有限企业(下称“优城联合”)的企业担任董事长一职,该企业成立于2016年6月30日,注册资本1166万余元。

工商信息显示,优城联合是一家专注于城市轨道交通行业数字化产业的平台型企业,致力于构建地铁移动支付安全、高效的技术架构模式,同时以地铁为纽带,基于乘车码的乘客服务与大数据,赋能城轨传统资源开发,为城市轨道交通创造新资源、新模式、新经济提供示范和服务。

优城联合2016年-2018年的年度报告显示,该企业缴纳社保人数为零,2019年为52人,也就是在这一年,该企业发生了一件大事——与金融科技巨头蚂蚁成功牵手。

2019年3月22日,优城联合发生股权变更,上海云鑫创业投资有限企业(下称“云鑫创投”)入股该企业,持股比例为14.28572%。

云鑫创投是蚂蚁集团100%控股的子企业,蚂蚁集团董事长井贤栋担任该企业法定代表人。股权变更完成后,蚂蚁集团副总裁、战略投资部负责人纪纲担任优城联合董事。有公开报道称,优城联合是当时宁波地区唯一一家由阿里系投资的企业。

从企业成立至2019年,无法公开检索到优城联合开展了哪些实际业务,与其相关的信息多集中在蚂蚁入股以后。

2019年11月,优城联合进军杭州,与杭州市地铁集团有限责任企业和云鑫创投共同成立杭铁优城(浙江)科技有限企业(下称“杭铁优城”),三家企业的持股比例分别为55%、31.5%、13.5%。

公开信息显示,杭铁优城的主要经营产品为轨道交通硬件開发、轨道交通工程设备、通信设施租赁、轨道交通技术开发、大数据信息技术开发、计算机数据处理与存储服务等。

有市场解读称,杭铁优城的成立标志着蚂蚁在公共交通领域的再次拓展。2018年,Tencent《一线》在一篇报道中,援引了当时的蚂蚁金服城市服务事业部总经理刘晓捷的话称,公交地铁领域的背后,是一个比移动支付更大的故事。蚂蚁金服当时提供的数据显示,每天全国有2.4亿人次乘坐公交车,有超过6000万人次乘坐地铁。

就在蚂蚁集团战略投资优城联合,并与后者合资成立杭铁优城的前一年,周江勇升任浙江省委常委、杭州市委书记。

周江勇主政杭州五个月后即召开动员大会,宣布启动“打造全国数字经济第一城”的计划。会上,alibaba董事局主席马云对此回应称,将为这一计划“贡献阿里智慧和力量”。

周江勇也用实际行动表明了对阿里的支撑。

2019年9月7日,为表彰马云为杭州发展作出的卓越贡献,杭州市委、市政府举行公开仪式授予马云“功勋杭州人”荣誉称号,并由周江勇为马云授证书和印章。马云表示,杭州市政府和alibaba定义了一种全新的政企关系。

此外,周江勇曾于2019年“双11”当天深夜奔赴alibaba集团,考察天猫“双11”指挥中心、达摩院量子实验室、安全中心、媒体中心,看望并慰问了阿里员工,并再次对阿里为杭州发展做出的贡献表示感谢。

企查查App显示,2020年11月-2021年6月,优城联合中标了五个项目,其中四个项目的采购单位为数字东阳技术运营有限企业(下称“数字东阳”),项目包括App外包、警务调度中心、防汛感知、环境监测等。数字东阳为优城联合持股30%的关联企业。

《财经》记者注意到,2020年8月- 2021年初,优城联合着手在舟山、宁波、杭州等地布局人脸识别、轨道交通信息化项目。而这些城市,都是周江勇仕途上的重要站点。

在周江勇落马前后,再无周健勇的相关消息。近日,《财经》记者多次拨打其任教的上海理工大学管理学院电话,试图了解周健勇近况,但对方并未作答,并直接挂断了电话。

天眼查风险提示显示,浙江省衢州市监察委员会于近日冻结了优城联合在其他企业持有的股权,其中包括在杭铁优城的股权。不仅如此,另三家由周健勇担任高管和股东的企业在其他企业持有的股权也被冻结。周健勇在永润工贸持有的1440万股权同样被冻结。

8月21日,周江勇落马消息发布的同时,有关周江勇家族在蚂蚁集团IPO前突击入股的说法流传甚广。对此,蚂蚁集团于8月22日发布声明称,蚂蚁集团在此前的IPO发行过程中,严格遵守法律法规,过程公开透明,不存在谣言中提及的相关人员入股的情况,更不存在突击入股及退款相关情况。

8月23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文章称,为进一步优化亲清政商关系,杭州市纪委监委以抓好中央巡视反馈问题整改为切入点,部署开展影响亲清政商关系突出问题专项治理。

此次专项治理主要聚焦于领导干部防止利益冲突事项自查自纠、领导干部违规借贷专项治理“回头看”以及规范领导干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经商办企业行为三个方面,覆盖全体在职以及近三年以来退休、离职的市管领导干部。全市各地各单位则同步开展本级管理领导干部自查自纠。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